文化 / CULTURE
中國文藝網

文化

新聞你好財經風眼新鮮視野中國傳統文化東西方文化現代文明科技智能城市建筑家居博覽熱點家居時尚藝術科學讀書觀點二十四小時熱文文摘精選觀點最新消息視頻專題文化首頁

新聞你好

新聞你好財經風眼新鮮視野新聞你好首頁

中國傳統文化

哲學文學史學詩詞歌賦語言藝術其他新聞中國傳統文化頭標中國傳統文化中標中國傳統文化尾標原創文學國學中國傳統文化首頁

東西方文化

儒家思想孔子學院社會環境繼承發展西方文化起源人文思想東西方文化首頁

現代文明

中華文明近現代文明多元文明亞洲文明現代文明首頁
評論

文斗與積墨山水

2019-12-21 09:50:43中國文藝網

山水圖(紙本墨筆) 文 斗(清)

廣東南海博物館藏

  古代繪畫史上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即畫家的生活區域離權力或文化中心越遠,其畫風表現出的野趣就越顯著,反之亦然。在明清兩代的廣東、福建等地,這種現象表現最為明顯。生活在清代康乾時期的山水畫家文斗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所代表的畫風為我們全面認識繪畫史的各個層面提供了參照依據。

  文斗字魁柄,號白云,原為廣東肇慶人,寄居廣東南海。在所有關于他的零星文獻中,沒有任何關于其獲取功名的相關記載,且生平事跡史載也極少。阮元(1764—1849)纂修的《廣東通志》援引《粵臺征雅集》稱其“家貧,惟資潤筆以給饔饗,性狷介,好吟詠,尤耽弈。家人不以斷炊告,雖求畫者踵至,漫應之而已。香山令彭翥,賢尹也,訪之羊城報資寺,贈詩云:‘盡日圖青嶂,終年臥白云’,風致可想。卒年九十三”。由此可知文斗以鬻畫為生,其畫為人激賞,但不流于俗,有名士風范。

  乾隆年間山西進士檀萃在《楚庭稗珠錄》中有《粵琲上》一節,里面專門談到文斗:“近時文白云斗工水墨,好博,負進多,索之急,皇遽無以應,雖數十紙易得也,稍饒給,即百金求之,揮不顧。然時有工拙,仆嘗得一幀以遺友人,以冗故未之題署也?!睋丝芍亩飞畹哪甏c檀萃大致接近,他好賭博,常常輸多于贏,因而往往以繪畫抵債,而一旦賭債償清,即使以百金求畫也“揮不顧”,可見其狂狷的性格及其繪畫在當時受追捧的程度。

  此外,在時人的詩歌中也談及文斗其人其畫。廣東番禺訓導吳竹屏(函)有《晚過文白云小齋》詩云:“一幅新描處士圖,隔籬呼酒雜屠沽。山中雞黍尋常具,??辞锱镎垲i瓠(原注:時階前有瓠,累累垂實)?!笨芍鳛槠矫癞嫾业奈亩愤^的是筆墨自適、超然世外的悠閑生活。番禺孝廉洪景清(瑞元)亦有《贈文白云》詩曰:“自昔名畫師,云煙為供養。胸中具丘壑,神明自張王。八十米虎兒,九旬黃公望。君家有衡山,大年迭相抗。想當下筆時,便已屏塵障。邈然造物游,物我齊得喪。所以大藥資,日托豪素上。況君性敏逸,淋漓掃迭障。水石不日成,了無迫促狀。余事或為詩,興至一奔放。既擅山水趣,樂壽轉相餉。一室任臥游,重湖復系舫。陶然復浩然,矍鑠老逾壯?!痹娭袑⑽亩放c名畫師米芾、黃公望、文徵明等遙遙相接,稱其下筆無塵俗之氣,煙云供養,筆致蕭散,能達到物我兩忘的境界,因而能享得永年,且謂文斗在丹青之外,好為詩詠,可惜并無詩集刊行。

  文斗畫跡傳世極少,就筆者所見,有作于雍正十三年、藏于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的《山水圖》軸,藏于廣州藝術博物院的無年款《山水圖》軸兩件和《松鶴圖》軸,藏于廣東省博物館的《山水圖》軸和《山水圖》冊頁,以及廣東南海博物館收藏的《山水圖》等。除一件花鳥畫外,其余均為山水。

  文斗所畫山水,特別注重水墨的滲化多變。他以淡墨暈染山石和樹干,以積墨表現山坡的陰面,陽面多留白,或施之以淡墨,并且多用披麻皴和卷云皴法,表現的多為深遠和高遠之景,樹枝則受宋人影響,多為蟹爪枝。畫中山石較為突兀,少有蔥郁的植被,似為北方丘陵。人物或為歸樵,或為遠足者,或為漁者,或為劃槳者……不一而足,表現的意境則較為荒寂,這從廣東省博物館和廣東南海博物館所藏《山水圖》可看出:前者所繪兩山相峙,遠山飛瀑流淌,近處巨石凌空;中有溪水橫淌,時見亂石陳于水中央;兩老者佇立岸邊,似在眺望遠景,又似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畫面沉寂,墨氣蒼渾,給人荒率、厚重之感。后者所繪一淺山遙對峻嶺,中間湖泊環繞,一葉漁舟搖曳在湖中,一人劃槳,一人對坐船頭。作者所用墨均較濃厚,且有不少為焦墨,其山石為卷云皴,多有飛白之筆。這種積墨似有融合米芾、沈周、文徵明等諸家筆法,而形成自家風貌。兩畫所寫水墨山水,均淋漓盡致,水墨干濕互用,集淹潤、干枯于一體。檀萃謂其山水“時有工拙”,但就其傳世作品的風格而論,其“拙”似多于“工”,其狂野與粗獷之氣畢現。兩畫中,作者均題識曰:“白云文斗”,鈐白文方印“白云”和朱文方印“文斗”。在文斗的其他作品中,其款、印也大抵如此,似有一種程式化趨向。

  文斗的山水也偶有淺絳設色之作,但構圖及山石、樹枝則少有變化,與積墨山水并無二致。他也兼擅人物、花鳥,但并不多見,從傳世的《松鶴圖》來看,用筆較為草率,有一種荒野之氣,其筆力及意境均不及山水之佳。

  文斗子女也皆擅畫。其子恐庸,秉承家學,擅繪山水、花鳥,傳世作品有作于清乾隆二十二年的《歲寒三友圖》(廣州藝術博物院藏)、乾隆三十六年的《四時山水》卷(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82歲時創作的《山水圖》(廣東南海博物館藏)和無年款的《山水圖》軸(廣州藝術博物院藏)等。其山水風格與其父相近,亦為積墨山水,未能脫去桎梏。唯獨其花鳥則清雅秀勁,頗有沈周、文徵明遺韻,與其父相比,似有出藍之譽。文斗長女文定,亦擅繪,能詩,矢志事父,終生未嫁,卒年九十四,以畫終其生,可惜未見畫作傳世。文斗一門兼擅繪事,風雅傳家,雖名不甚顯,但在有清一代的區域畫史上,亦算可圈可點了。

網友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評論
相關評論信息